時事追蹤、記者觀點

4大爭議 NCC調查新聞頻道上架費正當性何在?

方文、游可欣
2021/03/18
Spectr News Theme

方文、游可欣/新聞分析

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(NCC)日前發函給有線電視系統台,要求填報「涉新聞內容的頻道上架費用明細表」,並對外宣稱是為了掌握市場概況的調查,讓系統台業者覺得很莫名其妙,因頻道上架費用內容涉及市場商業機密,讓外界質疑NCC過度介入市場商業機制。

爭點一:為何過去沒有相關調查動作?

有線電視「新聞台」多坐落於基本頻道區塊並沒有上架費機制,多半是「系統業者付頻道代理商」授權費,並由頻道代理商支付頻道費用;另非基本頻道區新聞台則是商業多樣化的談判機制決定遊戲規則。換句話說,數位頻道區的新聞頻道並非固定採上架費的商業模式。

一位系統業者表示,僅購物台、宗教台或收視率低的財經台等類型頻道,才會支付有線電視系統業者「上架費」。

而NCC作為監理與資費審查機關,怎會不了解有線電視「有線電視上下游」等授權代理結構。這也讓外界質疑NCC在此時此刻函文是在幫華視調查上架費入駐52台。

不過,NCC辯稱,是在審理「北桃園有線電視換照案」時,委員會要求對整體有線系統調查,以掌握市場概況,與外界揣測52台無關。

然而,如果與52台無關,為何在這個關鍵點,僅調查「新聞頻道」上架費用明細表,而不是所有頻道的上架費用,且過去有線電視換照也沒有相關的調查動作,這讓業者百思不解。

爭點二:NCC調查涉及營業秘密的上架費正當性在哪?

根據經濟部營業秘密規定指出,「營業秘密」為可用於生產、銷售或經營等方面的資訊,因此,不僅是工商業使用的方法、技術、公司薪資紀錄、行銷資料等資訊,都可能構成營業秘密而受法律的保護。

雖然NCC監理機關,但非法令授權調查行為,尤其是系統業者與頻道商或代理商都有簽授權協議保密條款,其相關調查「涉新聞內容的頻道上架費用明細表」涉及的「商業性營業秘密」是否具有正當性,引發質疑。

爭點三:萬年頻道沉痾依在 NCC只關注特定頻道的生存機制?

有線電視「萬年頻道表」被詬病逾10年沒有引入活水,電視內容產業發展如一灘死水,NCC調查「涉新聞內容的頻道上架費用明細」函文是關心特定新聞頻道的生存機制?卻無法提出針對萬年頻道的通盤檢討機制。

去年(2020年)5月,立法院交通委員會提案改革有線電視「萬年頻道表」,要求NCC督導業者在6個月內訂定授權費分配,但如今已歷經10個月,NCC卻無具體作為,引發綠營立委批評。

當NCC遭質疑過去承諾立委6個月提出變革萬年頻道表政策跳票後,陳耀祥態度大改口:「系統業者沒有申請移頻就不能大規模調整,並不是1年或9個月能處理。」

爭點四:「移頻」才能改變萬年頻道表?

難道要有線電視申請「移頻」動作,才能大破大立變革萬年頻道表?如陳耀祥所言,「要解決萬年頻道表涉及移頻,而移頻的權益申請人就是系統業者,系統業者如果沒有申請移頻,不可能大規模調整。」這個說法打臉過去NCC否准系統業者移頻。

有線電視凱擘曾在2018年提出移頻申請,卻遭NCC否准,理由是移頻將造成收視戶收視習慣不適應、衍生民怨。話說回來,要解決萬年頻道表,NCC勢必要通盤檢視才能真正梳理、疏通問題。

 

圖片來源:翻拍自google map、取自授權素材pxfuel、freepik、TDC NEWS製作

更多台灣數位匯流網報導
立委批:萬年頻道沉痾未解、陳耀祥挺華視有失獨立性
「萬年頻道表」燒到法院 凱擘、NCC各執一詞

【讀者投書】

台灣數位匯流網歡迎各界踴躍發聲,來稿請寄至[email protected],並請附上姓名、聯絡方式、職業與簡介。本網有權決定是否刊登及刪修之權利,本網不支付稿酬,且文責自負。

【請標明原文出處與原始連結方可轉載】